在今天的《巴甫洛夫主義者》的專欄中,新任塞爾維亞駐美國大使Marko Djuric談到了塞爾維亞與美國的牢固夥伴關係。

今年是美國和塞爾維亞的重要周年紀念日:自我們兩個偉大國家建立外交關係以來已經過去了140年。

在1881年,甚至只有幾個現代國家(當時略超過二十個)存在時,我們兩國已經交換過使節,進行貿易並簽署了國際條約,其中有些至今仍在執行中。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塞爾維亞和美國之間的關係都保持穩定,因為數百萬塞族人與美國人並肩作戰,以追求兩國人民的共同價值觀。

像美國人一樣,多年來,熱愛自由的塞族人在國內遭受苦難並受到自由的驅使,像美國人一樣,數以百萬計的塞爾維亞人已進入了美利堅合眾國。在這裡,他們豐富了歷史。

他們的名字現在刻在美國夢的走廊上。交流電的發明者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我們每天都在使用它。遠程無線通信的發明者普平。 NBA的Vlade Divac和Nikola Jokic等。他們與成千上萬的為美國民族做出貢獻的塞爾維亞醫生,護士,工程師,建築工人和大學教授一道成為美國的一部分,並使其變得更加美好。

在過去的140年中,我們的國家一直在走一條共同的道路。有時這是艱難而艱鉅的,尤其是在十九世紀,但它仍然是長期夥伴關係,關鍵聯盟和我們共同價值觀的道路。

在我看來,塞族人比許多其他歐洲國家與美國人更相似。儘管塞爾維亞的鄰國在地理上可能更近,但我還是會大膽地說可能比我們準備承認的更相似。

在面對南斯拉夫解體而經歷了數十年的內部苦難之後,塞爾維亞終於有了一件好事。我寫這些行話,希望我們不僅能夠成為這一勢頭的一部分,而且能夠從中受益。

由於總統亞歷山大·武齊奇(Aleksandar Vucic)制定和實施了全面的改革,塞爾維亞在短短七年之內就能夠擺脫破產的邊緣。就2020年第1、2和3季度的GDP增長率而言,正是從2014年的預算赤字率和GDP的6.4%和失業率的26.7%躍居歐洲第一。降低至7.9%,並具有穩定的三年盈餘和宏觀經濟穩定,這一點屢次受到相關IFO指標和高層管理人員的稱讚。

加上對外國投資者的大量激勵措施,這導致塞爾維亞成為目的地國,在2019年和2020年吸引的外國直接投資超過整個西巴爾乾地區的總和。

幾週前剛抵達華盛頓特區,我已經知道一家提供塞爾維亞美食和飲品的餐廳已被列為華盛頓特區最受歡迎的餐廳之一。我們的民族美食反映了塞爾維亞精神的熱情和款待。

我邀請您和我以及我在哥倫比亞特區塞爾維亞大使館擴大的新團隊一起踏上一段有意義的旅程,將塞爾維亞與美國之間的長期夥伴關係轉變為更加有意義和實質性的事情。

一種新的關係將使我們不斷發現新的合作領域,以促進我們世界的和平與穩定,這種關係將為東南歐的釘子提供新的經濟機會。我們的140個週年是一個了不起的歷史禧年沒有多少國家可以向人誇耀。我相信當我說明星齊心協力讓我們參加互利互惠的友誼與合作的新的,前所未有的篇章時,我毫不誇張。

從這裡開始,向上,向上,我的朋友們。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 email 是
support@ainfomedia.com